荆州 免费下载 - 请您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最新消息上海红色博物馆红色记忆红色导报红色视频名人名家图片新闻藏品红色文化专题会展  

保证无产阶级政权永不变质的伟大创举

2011-11-07 15:11:23 来源:荆州红色收藏网 浏览:2916
内容提要:

敌视、仇视和彻底否定新中国建立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一直被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敌视社会主义势力当成全盘否定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和伟大的毛泽东时代的一个重磅****。他们希望通过对历次政治运动的反攻倒算和彻底否定,挑动那些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打击或伤害的人把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满腔仇恨倾泻出来,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控诉”历次政治运动对他们及其亲人的“打击迫害”,以求把开国领袖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彻底抹黑,

保证无产阶级政权永不变质的伟大创举


陈石宇


敌视、仇视和彻底否定新中国建立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一直被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敌视社会主义势力当成全盘否定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和伟大的毛泽东时代的一个重磅****。他们希望通过对历次政治运动的反攻倒算和彻底否定,挑动那些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打击或伤害的人把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满腔仇恨倾泻出来,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控诉”历次政治运动对他们及其亲人的“打击迫害”,以求把开国领袖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彻底抹黑,同时,也为他们网罗复辟势力,集聚复辟的社会基础创造条件。几十年来,他们从未停止或放弃过这种舆论轰炸,从理论批判,平反,一风吹到伤痕文学,再到成为他们和主流媒体时刻不忘攻击的口头禅。从而使许多不明事实真相的人或未经历过那个伟大时代的人糊里糊涂地接受了他们那些谬论,也跟着怀疑或否定起自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和那个伟大的时代,并顺从他们倒行逆施,听任他们复辟资本主义。

近年来,随着资本主义在我国全面复辟来势汹汹,一些人急于推翻共产党领导,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凶相毕露,广大群众开始有所醒悟,党内的健康力量被迫应战,使他们感到十分不妙。便有由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出面召集,以民间的名义举行的两个会议,包括纪念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那个《决议》30周年和“粉碎四人帮”35周年的研讨会,就是他们挽救危局的一次努力,也可能是他们发出新的进攻的尝试,是他们误以为复辟大功将成,给党施加新的压力,以立新功的表现。其中心点仍然是集中在对历次政治运动,特别是对文化大革命的全盘否定方面。由胡德平出面来做这件事似乎顺理成章,因为最早提出否定历次政治运动的就是他的老子胡耀邦,如果不能彻底否定历次政治运动,岂不更要反过来否定他的老子么?

他们为否定历次政治运动,把历次政治运动都污为“整人”,胡说是毛主席和党中央异想天开,无事找事,是信奉斗争哲学,追求“个人独裁政治”的表现。在这方面,被杭州市律师协会授予“优秀共产党”称号的京衡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有西说的最为恶毒,最为无耻,也最为露骨,他恶狠狠的说毛主席在“入主北京后所做的最用心也是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整人了,整的人主要是党内人士,尤其是本党高层人士”,“大多数时间都浸泡在整人的污泥浊水中,不亦乐乎地感受着他‘与人斗’的肮脏与恶臭”。还说“这个党的高层成员的道德水准,尤其是毛泽东执政时的这个党的高层成员的道德水准,大都低于常人的道德水准”,“不仅大都寡德,而且大都可悲”,“既有过出手很重的打手经历,也有过作为告饶不止的挨打者的经历”,还逐个点了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七位常委的名,予以丑化。写到这里不禁使人油然产生悲凉和愤慨之感,像陈有西这样反动透顶的人,竟然成了共产党员,还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这个“优秀”不是蒋介石,奥巴马授予,竟是共产党杭州律师协会组织,岂不是我们党的莫大悲哀、莫大耻辱么?其实,时间进行到现在,历次政治运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正确性,其伟大意义,早已为苏东剧变和中国近三十余年的演变作出了最充分证明,除了帝国主义的奴才走狗,汉奸卖国贼及一切敌视社会主义的人以外,谁的心里都是明明白白的。陈有西、胡德平等人的恶劣表演,除了证明他们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立场的坚定性外,还能说明什么呢?企图要他们对历次政治运动有所认识,能做出比较正确或接近实际的评价,简直是白日做梦,是根本不可能的。这里我们怀着满腔仇恨怒斥这伙败类,简直不知人间有廉耻事,不珍惜几千万革命先烈流血牺牲所换来的革命成果,不把亿万工农大众的切身利益放在心上,一心只为极少数剥削者寄生虫谋利,一心只为帝国主义效劳的卑鄙灵魂,才实在是最肮脏和最恶臭,才实在可耻可悲。只配在帝国主义头子那里去摇尾乞怜,领赏领奖,哪有一丁点资格在人民大众面前说三道四。在正常情况下,无产阶级的铁拳早该重重的捶打在这伙败类的身上,哪还能容许他们如此猖狂招摇撞骗。包容这样的异质思维,只能叫姑息养奸,怂恿敌对势力猖狂进攻,把社会主义的中国变成第二个苏联,使中国共产党步苏联共产党自取灭亡的后尘。这意味着把亿万人民大众彻底的重新打入地狱,这是人民大众坚决不能够答应的。这里我们还要呼吁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我们的人民军队及广大工农大众和愿意革命的知识分子,应当赶快行动起来,与这伙反动透顶的敌对分子进行最坚决的斗争,坚决打退他们的猖狂进攻,以保卫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以捍卫人民的江山永不变色。从目前国内外形势看,苏东剧变很可能在中国重演,苏东剧变的恶果,甚至还要更悲惨的恶果可能会落到我们身上,所以,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最为何不容缓的重大任务,我们切不可再不理不睬,漠然处之,掉以轻心。只有亿万人民坚决起来斗争,才可能扭转危局,才能粉碎他们的复辟阴谋。

评判历次政治运动正确与否,该不该搞,应当以什么为标准?是以某个人例如胡耀邦提出来要否定这些运动为标准,或是某文件上说那时党和毛主席犯了左倾错误,发动历次政治运动便是左倾的主要表现为标准,或者以某个人表示今后再也不搞政治运动,从而反证以前的政治运动搞错了为标准,或者以运动中是否确实整了人为标准,有的人虽然整对了,但整得很惨,还株连家属受到歧视,有的人在革命战争年代立过大功也未得到幸免,反倒成了重点挨整对象,有的人确实整错了,被冤屈了几十年。

所有这些都不能成为评判历次政治运动正确与否的标准,不要说某个人对历次政治运动抱什么态度不能成为标准,就是党的某个历史文件的结论也不能成为标准,至于某个人主张今后再也不搞运动更不能成为标准,而必须要看所有这些东西是否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凡经得起检验的可以列为评判的依据之一,凡经不起检验的,就狗屁不如。这几十年不是经常在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吗?这30多年来中国演变的社会实践早已向我们最清楚地证明了何为真理何为谬误。试问,我们中国的现实社会还是亿万人民日夜向往,千百万老一辈革命者为之英勇牺牲,两千多万革命先烈为之流血牺牲所追求的社会主义社会吗?我们的国家政权还是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国家权力还能处处主要体现工人农民两大阶级的阶级意志吗?我们的普通工农还是国家和社会的主人,还能像主人一样充分享受包括话语权在内的各种民主权利,平等享受社会发展的一切成果吗?我们的党还是真正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组织,还是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而不是为小集团和个人谋取私利吗?我们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还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还能按照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引的方向道路前进吗?私有化要达到何种程度方休?我们国家的资本主义经济早已超过三分天下有其二的水平,至今还在一个劲为其进一步扩张大呼小叫,国退民进,打破垄断,无穷的优惠照顾,毫无终止迹象,这难道也是社会主义的中国特色吗?至于两极分化,弱势群体,一大批亿万富翁,血汗工厂,黑砖窑,黑社会,下岗失业,史无前例的黄赌毒泛滥和官员腐败,道德沦丧等等,难道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题中应有之意吗?实在该清醒过来了,不要错把妖孽当真神,错把谬误当真理。

所有这一切,按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去检验检验是真理或是谬误,对于任何稍微客观公正的人来说,都是一清二楚明明白白的。如果要举实例的话,恐怕十天十夜也难说尽。能说这不正是轻率的否定历次政治运动,并赌咒发誓不再搞运动,犹如潘多拉魔盒被打开,将魔鬼放出来一样,让那些胆大妄为,私欲极强,心狠手毒和敌视社会主义的人,受到怂恿,鼓励,从而无所顾忌的为所欲为的胡作非为的必然后果吗?

实践检验真理具有滞后性,等到经过实践检验判明正确以后,后果已经造成,损失已经发生,有的想改也可能改不动了。那么,有无当事情发生时就立即可以判明是非的标准呢?当然有的。对于历次政治运动的评判主要应当看是否有利于社会主义制度的巩固发展,是否有利于加强共产党的领导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是否有利于增强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一句话是否有利于最广大人民群众首先是普通工农兵群众的最大利益。凡是符合上述各条的都是正确的,应该支持的,反之,则应当坚决反对之。有人说你这不是与不问姓社姓资相抵触吗?岂知是抵触,应当是完全对立的。试问,要搞社会主义还能不问姓社姓资?那你还搞什么社会主义?干脆直接宣布就是要复辟资本主义好了,何必那样羞羞答答,又想当****又要立贞节牌坊。须知修正主义一个重大特点就是抹煞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界限,可见,对于共产党人来说,划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界限,常问姓社姓资何等的重要,怎能不问姓社姓资呢?那不是典型的修正主义腔调吗?说不问姓社姓资是一次思想大解放,那是要把大家的思想解放到何处去呢?这简直就是露骨的复辟资本主义的修正主义谬论。

实际上,新中国发生的历次政治运动是毛主席和党中央创造性地运用马列主义基本理论,正确地分析和认识中国社会主义社会内在的运动规律和某场政治运动发生时的客观形势的基础上发动的,是在社会主义社会已经建立的条件下进行阶级斗争的伟大创举,是保障无产阶级政权永不变质巩固发展的伟大创举。

深刻认识和正确理解马列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正确地总结人类社会关于社会主义实践活动的经验和教训,得出对社会主义运动规律的科学认识,是正确认识和评价新中国建立以后历次政治运动的基础和前提。只有具备了这样的基础和前提,才能对历次政治运动发生原因,发展过程,所产生的作用和结果,有一个正确认识和做出正确的评价。如果一个人对社会主义是否科学,社会主义必然会替代资本主义都不认可,甚至反对,那就毫无共同基础,自然无法说到一起。

那么,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又如何来建设社会主义呢?对于这个问题,有人说我们搞几十年社会主义,却并未把这个问题搞清楚。这其实是有意在制造混乱,以便乘机塞进私货,为他们扭转社会发展方向,复辟资本主义制造舆论,他们在抛出社会主义不清楚论以后,便开始大批阶级斗争为纲,接着又提出一些有关社会主义的所谓论述,如什么本质论,标准论,先富论,补课论,中心论,不问姓社姓资,“发展是硬道理”等等,为求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发展经济,发家致富,赚钱发财方面,不再关注社会发展的方向道路问题。然而,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有关社会主义最本质的内容早有定论,应当是非常清楚的,至于其中的某些细节问题,那完全应当在实施过程中去具体弄清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在论述推翻资本主义制度以后,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时候,总是把消灭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制,建立公有制摆在最重要的地位,因为只有这样,广大的直接生产劳动者才有获得真正解放,从旧的枷锁下挣脱出来的条件;也只有这样才有消灭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实现按人们的劳动贡献,而不是按资本等其他要素分配社会产品,实现人人平等,实现共同富裕的基础;也只有这样才能克服资本主义制度的生产无政府状态,避免盲目竞争,实行按比例有计划的发展。同时,在意识形态方面,要同以私有制为基础的旧的观念,即私有观念及由此派生出来的其他旧的传统观念实行彻底决裂,建立起与公有制相适应的新观念。

但是,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家又同时指出,并不是新的社会制度一经建立,上述各个方面就都能够完全成熟,而是要经历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指出:“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所以,他们把未来的社会分成两个阶段,把“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阶段称为社会主义社会,把“在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社会称为共产主义。并把社会主义作为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在论述到社会主义这个过渡时期的特征时,明确指出因为过渡时期还存在旧的痕迹,在政治上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列宁更进一步指出,社会主义时期是成长着的共产主义因素与衰亡着的资本主义因素彼此消长彼此斗争的时期。由于他们尚无社会主义实践,或实践时间过短,我们没有理由要求他们对“那个旧社会的痕迹”存在的严重程度,彻底清除的时间长短,和两种因素彼此斗争的激烈程度及可能出现的意外结果做出具体论述,那应当是后人在实践过程中去完成的任务。

这个任务就历史地落在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肩上。毛主席不仅有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高深的马列主义水平,而且,有领导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数十年的丰富经验,还有带领亿万革命人民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进行长期斗争的丰富经验。毛主席在正确地总结国际共运中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和我国社会主义实践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把马列主义推向新的高峰,这是毛主席对国际共运,国际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最伟大的贡献。

毛主席这一伟大理论的思想渊源由来已久,可以说具有一贯性,但又经历了逐步清晰逐步深化完善的过程。具有一贯性,是这一伟大理论与毛主席领导我国革命一开始的建党、建军、建国、建政思想一脉相承,是他历来要求共产党员要在思想上入党,认真改造世界观,强调做好人的思想政治工作,提倡官兵平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等思想的理论升华。与他将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列入延安整风文献,要求全党牢记李自成攻占北京以后因腐败而败出京城的教训,以及在建国前夕提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强调警惕不拿枪的敌人糖衣炮弹袭击的警告等等,存在内在的必然联系。这是一切革命人民应当牢记的真理,这是毛主席那颗明如日月的伟大的心和他牺牲兄弟姐妹及妻儿仍坚定不移为国为民奋斗终身的伟大精神的真实反映,切不可被人民的敌人所编造的那些无耻谎言和恶毒的咒骂所迷惑。

说经历了不断深化和完善的过程,是说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并非一开始就有的,而是他不断总结国内外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实践经验和教训,不断加深对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社会主义运动规律的深刻认识的基础上形成的。

建国初期,毛主席特别关心我们党一些人在进城以后,可能经不起敌人糖衣炮弹的袭击而被资产阶级俘虏,或产生脱离人民群众的官僚主义,为此,他在发现党的队伍包括过去立过功劳的中高级干部出现这类问题后,发动了“三反”运动和整风运动,并且枪决了地位较高的腐化堕落分子刘青山、张子善,震动了全党全国,但当时还局限于从局部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问题,未上升到党变修国变色的高度。那时,毛主席注意的重心仍在于国内外公开的阶级敌人不甘心失败,会对新生的人民政权进行疯狂反扑,同时,注意加紧对旧社会过来的人的思想教育改造。因此才有抗美援朝,镇压反革命,内部肃反,知识分子思想改造,批判武训传等运动。1956年,当我们胜利完成了对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起以公有制为基础的崭新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关键时刻,苏联发生了已经篡党夺权的赫鲁晓夫集团,通过全盘否定斯大林,公开亮出修正主义旗号的重大事件,使国际共运从高峰直落低谷,从而使毛主席对共产党领导集体在取得政权以后有整体蜕化变质危险的高度警觉。他在1957年初发表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光辉著作中,反复强调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指出修正主义是复辟资本主义制度“最好的助手”。在赫鲁晓夫大反斯大林所掀起的那股反革命逆流的推动下,我国一些梦想恢复资本主义的人,如茅于轼之流,利用党整风之机向党发起了猖狂进攻,导致了发动反右派运动。经过这场反右派运动,毛主席进一步指出,单有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革命还是很不够的,还必须进行思想战线政治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才能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最终战胜资产阶级,而且,后者所需时间更长,也更艰巨。他特别强调指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方面谁胜谁负并没有解决。毛主席的这些分析论述与马克思和列宁关于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特征的论述是一致的。

1960年以后,面对严重自然灾害造成的困难,党内高层一些人竟然认同“三自一包”,分田单干,1964年在“四清”运动中又出现了打击一大片的形左实右错误。这一切不能不使毛主席深感党内特别是党的高层有出修正主义分子,有出资产阶级代理人的危险。碉堡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同党外敌对势力的攻击比较起来,党内出了资产阶级代理人更危险;同党的中下层有资产阶级代理人相比较,党的高层有资产阶级代理人更危险。所以,他一再强调要重视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进一步告诫全党和全国人民,要警惕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把我国引向资本主义,警惕中央出修正主义,要反对中国赫鲁晓夫篡党夺权,要以阶级斗争为纲。他明确指出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运动的重点就是要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在这一伟大理论指导下,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放手发动亿万人民群众起来揭露党和国家的阴暗面,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以实现党不变修国不变色,保证无产阶级革命事业长久的健康的继续向前推进。

实事求是地说,所有这些政治运动,都有力的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加强了全国各阶层人民在社会主义基础上的大团结,教育和提高了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思想政治觉悟,极大的增进了全国人民积极推进社会主义事业的使命感、责任感和自豪感,增强了人民的凝聚力,纯洁了党的组织和干部队伍,加深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从而也就保证了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不断巩固发展,保证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更加有效地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因而受到了最广大人民群众最广泛最充分的支持和拥护。所以,这些政治运动的正确性及其伟大的意义和作用,都应当得到充分的肯定。

阶级斗争是根本利益完全对立的两大阶级之间相互斗争,在我国,就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之间的相互对抗和斗争。既然两者之间的阶级利益是完全对立的,当一方受益时另一方必定受损,在资产阶级居于统治地位时,他们利用手中的生产资料和政权的力量,残酷剥削和欺压无产阶级,且贪婪无度,必然引起无产阶级的强烈反抗。在无产阶级推翻了资产阶级统治,结束了资本主义剥削制度以后,资产阶级绝对不会心甘情愿的退出历史舞台,其中的死硬分子必然要进行疯狂的抵抗,采用多种方式向无产阶级发起进攻,以夺回失去的天堂。他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和谐相处,即使在某一阶段表现平静一些,也是暂时的,斗争则是绝对的,你不斗它,它就斗你,你前进一步,它就后退一步,你后退一步,它必然前进一步,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新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都是阶级斗争的反映,是阶级矛盾尖锐化的表现。对于中国共产党人来说,除了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以外,其他的那些政治运动全是被迫的,没有国民党残留大陆以百万计的反革命分子的疯狂破坏,不会有镇反运动;没有美国为首的国际帝国主义势力入侵朝鲜,并把战火引向中朝边境,派第七舰队侵占台湾,也不会有抗美援朝;没有民族资产阶级利用解放初期自身的经济优势,对人民国家施放“五毒”,也不会有“五反”运动。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既反映了毛主席和党中央对知识分子的高度重视,寄予厚望,迫切希望充分发挥其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重要作用,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早日成为工人阶级的知识分子,也是由于知识分子的资产阶级世界观充分暴露,严重影响到为社会服务的缘故。反右派运动和文化大革命前面已经提及,这里无须赘述。

实事求是地说,处理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采用广泛发动群众,搞政治运动的形式,是我们党和毛主席的一个非常伟大的创造。这既可以震慑敌对阶级势力,打击其中最顽固最坚决的分子,以巩固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阵地,又可以尽可能教育和团结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广大人民,包括从敌对势力中分化出来,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那一部分人。特别是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开展的政治运动,在打退敌对阶级猖狂进攻,保证无产阶级江山永不变质变色的同时,主要立足于如何用无产阶级世界观改造整个社会,加强人的世界观的改造工作。教育改造包括犯了错误甚至严重错误的人。只有这样,才能使社会主义事业更加深入人心,才能使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真正得到巩固,才能不断提高全民的社会主义觉悟,也才能最有效地维护全国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历史上一切社会变革,都是以一种私有制替代另一种私有制,或者在同一私有制条件下,不同统治集团的更替,当发生原有的社会势力为维护旧有制度而抗争时,所遇到的都是杀无赦式的无情镇压,砍头枪决或株连九族。现在被右派精英们捧为“圣典”式的美国,在立国之初杀掉的印第安人,令其他国家刚取得统治权力的胜利者都可能望尘莫及。对待政敌,用坐牢杀头的办法,既简单省事,又很痛快,是常用的办法。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长期处在帝国主义重重包围的困难环境中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当可能出现德国和日本两个法西斯强盗从东西两面夹击的危险的时候,为保证自己队伍能忠诚团结,也曾采用过简单办法,严厉惩处被认定为敌对势力的分子。纵观历史,鲜有用充分发动广大群众,开展对敌对势力发起强大政治攻势,以分化瓦解敌对阵营,挽救其中绝大多数,集中力量孤立和打击其中极少数最顽固分子的政治运动这种形式。毛主席和党中央,在夺取全国政权以后,并未采用历史上惯用对待旧势力反攻的简单办法,一杀了之,而是用最大力气,发动广大群众,有计划有目的的开展政治运动,把教育和挽救失足者放在首位,力求把打击面缩小到最低限度,这真乃有史以来的伟大创举,也只有在毛主席领导的人民当家作主人的社会主义中国才做到了。

其中,特别是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和文化大革命,其在人类历史上的伟大意义,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指导作用,将随时间的推移更显出万丈光芒,后来者将从中受到无穷的启示,成为保证未来的无产阶级江山永不变质的强大思想武器。不管资产阶级及一切剥削阶级的孝子贤孙,帝国主义的走狗们如何咒骂他,声嘶力竭的狂叫“必须全面断然否定”文化大革命,他们的企图终究是徒劳的。这几十年在“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叫嚣声和烟幕掩护下,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的累累罪恶,已经使越来越多的人从恶梦中清醒过来,看清了提出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中国赫鲁晓夫的罪恶目的,看清了现在还在狂叫“必须全面断然否定”文化大革命这帮人的反动本质。叫嚣“必须全面断然否定”文革的人,不管他的出身如何,也不管他们有何种本钱和伪装,他们心里都明白文革对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对人民大众的根本利益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一心想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以实现骑在人民头上鱼肉人民,过荣华富贵生活的梦想,必定要拿文革等政治运动说事,以搞臭毛主席,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所以,要全盘否定文革只是一个托词,一个借口,复辟资本主义才是本质,只不过目前无法明言。有一句并非毛主席所说的箴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奉劝复辟狂们还是清醒一点为好,以免钉上历史的耻辱柱永世也翻不了身。

当然,历次政治运动,特别是反右派和文化大革命运动并非十全十美,存在一些缺点和问题,有的还比较严重,应当认真地总结经验教训,以便使以后的运动更合理更规范更科学,能更好的起到教育改造人的作用。

反右派运动最大的问题就是扩大化,把一些不是右派的人打成了右派。有的人虽有一些言论或行为错误,但是并非右派;有的人确有右派言论,但还构不成右派,或属于可以教育争取过来,有的人甚至并无错误,诚心要帮助党整风,或者说了两句过头话,或者给单位领导提了比较尖锐的意见,被打成了右派,长期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有的连家属子女也受到歧视。纠正这些扩大化的错误,给予平反,恢复名誉,是完全应该的。一些人由此对这场运动说几句气话,哪怕是用词激烈,也是应当允许和谅解的。但是,不能因此而否定那场整个的运动,误认为发动那场运动都错了。
反右派运动发生在1957年,新中国建立还不到10年,社会主义改造于头一年才刚刚完成,阶级斗争就那么轻易的消失了,不存在了吗?被推翻的剥削阶级能那么快就心甘情愿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放弃复辟的企图,打消复辟的愿望,安心与过去的奴隶为伍,过普通劳动者的生活,靠自己的劳动谋生?马克思指出的在经济思想道德上存在的旧社会的痕迹,列宁所强调的衰亡着的资本主义因素,就那么迅速的扫除干净了,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了吗?应当说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何况,那正是赫鲁晓夫亮出修正主义旗号,在国际共运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形成了一股强大的逆流,一些国家共产党员大批退党,发生了波兰的波兹南事件,匈牙利还发生了屠杀共产党人的反革命事件。这一切对当时国内的一些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有些人甚至从中看到了复辟的希望,受到了鼓舞,蠢蠢欲动,把复辟的愿望变成行动。他们错误的估计了形势,把党号召整风当成了可乘之机,把党的领导污为党天下,要求轮流坐庄,甚至公开要共产党下台等等,难道应当听之任之,不该反击吗?天下哪有这种道理。有人说,是党和毛主席把形势估计得过于严重了,又过分看重了赫鲁晓夫篡权后推行修正主义的恶果,从此犯了左的错误。这纯属莫须有的罪名。这话那时还能骗人,在苏东剧变以后,这个谎言早被事实砸得粉碎,至今还坚持这一说法那就太可悲了,连共产党人的气味都丧尽了。

如果要追究反右派斗争中扩大化错误的责任,主要是应当追究发动者的责任,还是应当追究支持者和执行者的责任呢?当然是执行者,尤其是主持者的责任。可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们却一直把仇恨引向发动者,万炮齐轰,而主持者毫无责任,安然处之,也未见有人出来分清是非,主持这场运动全过程的人从未主动承担任何责任。在具体执行者中,有的人反倒成了受害者,成了批判和否定反右派运动的急先锋,天下竟有如此不知羞耻的人。

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及在这伟大理论指导下那场文化大革命,是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和帝国主义走狗们最集中攻击的一场政治运动,用尽了人间最恶毒的用语咒骂和污损它。然而,随着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复辟日益成为人们眼前的事实,其剥削手段的残忍狠毒,所造成的严重恶果,如创世界纪录的贫富两极分化,官商勾结,官场腐败;早已在新中国绝迹的黄赌毒黑等恶习重新泛滥成灾;道德沦丧,社会风气败坏;国际资本大举入侵,侵吞我国巨额财富,无视我国法律制度,操纵我国市场等等,以超乎人们的想象的速度、广度和深度出现在我们的身边,令人惊愕,使人清醒。这是十分难得的反面教材,使体制内外还愿意与亿万人民站在一起的人,开始重新认识文化大革命,看清了发动那场大革命,确实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时的。”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和文化大革命的万丈光芒,犹如初升的太阳冲破乌云,又重新普照在中国大地上。让那些咒骂的人去见鬼罢,那些一心只为自己或极少数人谋利,而与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民大众为敌的人,是绝无好下场的。

据说有人还要求公布1981年四千人有关《决议》的讨论稿,因为那里面记录了一些曾经跟随毛主席南征北战,为打江山立下汗马功劳的老革命们,如何放肆发泄出对文化大革命和毛主席的满腔怨气,说了许多过头话,可以为他们彻底搬倒毛主席提供炮弹。可惜那个东西真要公布出来,可能帮不到他们什么忙,只会进一步擦亮大家的眼睛,使人们更清醒。因为那些言过其实,尽情发泄不满的人,恐怕毫无例外都是在文化大革命前犯过走资派错误,文革中受到冲击和批判而又不能自觉认识和对待自己错误的人。而到《决议》前夕,既不能认识自己的错误,又不能正确对待批评,更不能如黄克诚等同志那样实事求是地对待历史,对待领袖,而是怀着强烈的报复心理只顾发泄私愤,无中生有造谣中伤,不负责任的胡乱放炮,岂不把自己的老革命,共产党领导干部的脸面丢尽。如果再把那些讲过头话骂娘骂得最突出的人后来表现再深究一下,这些人早已不是一般的走资派,而是跑资派、飞资派,他们及其子女大都高官厚禄,万贯家产,对中国今日的资本主义复辟都立下了汗马功劳。公布那个讨论纪录,只为全国人民提供那些人早已背叛了原有信仰的罪证,至少会暴露出那些人只有共产党的名而无共产党的实的本性,他们说的那些胡言乱语,还能成为攻击毛主席的炮弹,这不是拿鸡毛当令箭吗?还是老实一点为好。

据说有个叫张维迎的还说:“不能彻底否定‘文革’,中国人的灵魂永远是不可能干净的”。什么叫灵魂干净,毛泽东时代官场清廉,社会风气好,助人为乐成风,旧社会的痼疾黄赌毒黑扫除干净,没有阶级剥削压迫,人人平等相待,靠劳动生活等,在张维迎那里都是不干净的。这几十年上述一切都出现截然相反的变化,这全是他们那一伙反动学术权威们精心设计,反复论证,全力鼓动的结果,是不是从此就是灵魂很干净的世界了。可是,对于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来说,毛泽东时代人们灵魂最干净,这几十年恰恰相反,一切美好的灵魂都临近死亡,旧社会沉渣全重新浮出来了,能说是干净的吗?文化大革命就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就是为扫除旧社会在道德、思想方面遗留下来的社会垃圾,改造人们的世界观,培育新的高尚的道德情操,那难道不是为了造就最干净的灵魂吗?能够斗私批修,破私立公,就会创造最干净灵魂,反之,则是保护丑恶灵魂,一切丑恶灵魂都来源于一个私字。

还必须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是人类发展史上一个最根本的变革,以前的一切文明社会,从奴隶制,封建制到资本主义社会都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任何王朝更替以后,代表旧王朝的复辟势力还要长时期垂死挣扎。社会主义是要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并要求与一切旧观念彻底决裂,不仅旧的剥削势力的孝子贤孙们决不甘心失败,妄图恢复剥削制度,留恋私有制的人,私有观念强烈的人也不会甘心。而几千年私有制所形成的私有观念那么根深蒂固,怎能幻想短时间内全都清除,社会上一切人都会真心拥护社会主义,岂不是太天真了。何况国际上还有帝国主义势力存在,他们会千方百计培植国内的反社会主义势力,力图消灭社会主义,实现资本主义一统天下。因此,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哪能短时期内就可以消失?不要说几十年,一百年以后,也还会存在,发誓不再搞政治运动,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是要麻痹革命人民,让敌对阶级势力放肆反攻倒算。看看那一帮崇尚普世价值主张西化私化的反毛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分子的嘴脸,他们不正是敌对阶级最忠实最疯狂的代表吗?不管他们挂什么招牌,他们的这个本性都是不变的。

最后再说一句,谁也没说过文化大革命是十全十美的,还是毛主席最讲求实际,从不护短,他认为对文化大革命应当三七开,为我们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保证社会主义江山代代相传找到了一条正确道路,这就是说,应当充分肯定。但是,存在怀疑一切打倒一切和全面内战两个问题,将许多好同志打成了走资派,甚至采取了些错误办法批斗和伤害他们,造成了一些严重后果。全面内战转移了斗争大方向,影响了对修正主义路线的批判和提高人民思想觉悟及人民群众的团结,造成了一些破坏和严重后果。需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避免重犯。只要以科学态度不断总结,今后再搞文化大革命必会搞得更好。不能因为第一次文化大革命出现了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存在不足,就不看它主要方面,而企图全面彻底否定之,对正常人来讲,这叫因噎废食,对于胡德平等类人来讲,是别有用心。因文化大革命而企图否定毛主席更是绝对错误的,要说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有什么错,那就是他老人家太无私无畏,在古稀之年,还宁肯自己粉身碎骨,也要为保卫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人民的江山千秋万代传下去,贡献出自己的全部智慧和心血,我们党内还有谁有如此伟大胸怀和高尚情操。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是照耀中华民族千秋万代的灯塔,伟大的人民领袖毛主席永远是人民的大救星。

2011年11月7日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评论:*
验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社科院副院长:说毛泽东只会搞阶级斗争是误
李慎明:说毛泽东时期一无是处 不是糊涂就是
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祭扫萍乡市革命烈士
山西太原各界人士清明节纪念毛主席,缅怀革
全国各地军人、学生、群众清明深情缅怀革命
现场组图:洛阳人民清明节怀念毛主席和革命
组图:清明节郑州市民纪念毛主席和革命先烈
高清组图:湖北人民祭奠毛主席 缅怀英烈
今天绝大多数中国人民仍然聚集在毛泽东旗帜
美国为什么要树立毛主席像?
人民日报整版刊文《文章大家毛泽东》
[新闻纪实] 那曾经的岁月—— 探访红色收藏
公安县果农收到温总理批复 反映问题得到解决
温总理批复公安县农民来信
公安农民何义芳一封书信致总理 温总理闻喜后

赞助商链接

点击排行
毛主席对文革的评价(45年后再看文革必要性
石首市2011年收藏品交流会
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祭扫萍乡市革命烈士
山西太原各界人士清明节纪念毛主席,缅怀革
现场组图:洛阳人民清明节怀念毛主席和革命
巨幅织锦壁挂
李慎明:说毛泽东时期一无是处 不是糊涂就是
社科院副院长:说毛泽东只会搞阶级斗争是误
织锦毛主席去安源亮相拍卖会 估价超百万
《毛泽东像章选集》(暂定名)编纂大纲
组图:清明节郑州市民纪念毛主席和革命先烈
张云先生:仿制出吴王夫差剑
新编毛主席箴言“五十最”
升值潜力大的红色收藏
文革是对马克思社会主义过渡时期理论的重大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784027385@qq.com - 在线QQ:784027385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鄂ICP备12008602号 网页维护:陈佳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中华红色收藏网(www.jzhssc.com/)湖北省荆州市红色收藏专委会 网站负责人:何老师 电话0716-8060953.